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职场江湖飘,菜鸟到高手有几步之遥?

职场江湖飘,菜鸟到高手有几步之遥?

作者:厦门利郎助孕网时间:2019-09-26 10:54:03热度:79980
职场江湖飘,菜鸟到高手有几步之遥?单位来了年轻人◎笑笑鱼小蔡一哭成名。不久,整个系统都知道了,新来的小蔡,不服从工作安排,怼天怼地怼同事,拈轻怕重,牢骚满腹小蔡

  职场江湖飘,菜鸟到高手有几步之遥?

  单位来了年轻人

  ◎笑笑鱼

  小蔡一哭成名。不久,整个系统都知道了,新来的小蔡,不服从工作安排,怼天怼地怼同事,拈轻怕重,牢骚满腹

  小蔡来单位前,我是单位最年轻的人。上面有什么抛头露脸的事,比如演讲比赛,非我这个“年轻人”莫属。于是,我这个四旬大妈,假装自己还年轻,拽着地方味道十足的普通话,去和85后、90后拼名次。结果,我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,倒数的。同事们都祝贺我,“不错不错”。

  听说要来一个年轻人,我激动得睡不着,再不用老黄瓜刷绿漆了。同事们也很兴奋,十几年没进新人,早就青黄不接了。那几天,几个办公室负责人轮番找领导汇报工作,中心思想只有一个,自己的办公室最缺人手。小蔡人还没到,就成了香饽饽。

  领导很得意。考进来的年轻人就那么几个,但哪个单位不缺人?他要不缠着大领导,把难处说了几大车,能抢得到人才?小蔡还有一个优点,她是从别的地方调来的,有工作经验,不用过渡,直接上岗。

  按照领导最初的想法,小蔡跟着案件中心的尹姐学案件审核。这是单位的重要部门,尹姐颈椎不好,又是一个人,忙不过来。小蔡在原单位刚好没审核过案子,也有兴趣尝试。

  小蔡到案件中心没几天,尹姐还没顾得教她如何审案子,单位年终迎检工作全面开始了。办公室人手不够,叫苦不迭。领导交代小蔡,有空就帮忙整理迎检资料。领导的话一发,办公室就给小蔡派了一堆活。尹姐人老实,看小蔡忙,也不好意思再给她派活,只好自己多做一点。没想到,小蔡却多心了,她和同事聊天,抱怨尹姐每天笑眯眯的,就是不愿意教她。话传到尹姐那儿,尹姐心里堵得慌,自己一片好心反成了笑面虎。再说,有意见当面提,怎么背地里说三道四呢?两个人的芥蒂就结下了。

  年底,单位做出了决定,小蔡被安排到大厅负责接待。小蔡蒙了。她和我说过,她最不想去的就是大厅,事情多又杂,每天要应对形形色色的人,忙起来连口水都顾不上喝。通知是办公室主任传达的,小蔡把一腔无名火喷向了办公室主任。她以为,她被分到大厅,是办公室主任向领导提的建议。办公室主任又气又委屈,我招谁惹谁了这是?你有火找领导去!

  和办公室主任争执了几句,小蔡哭了,边哭边打电话诉苦:“呜呜,他们都欺负我。”她一哭,大家都觉得别扭。“他们”包括自己吧?大家集体躺着中枪,成了欺负新人的帮凶。

  办公室主任气不平,找领导,领导安抚她:“小蔡还小,和你家孩子差不多,你就当她是个孩子。”办公室主任哭笑不得,心想要是我孩子敢这样怼我,我早一巴掌呼过去。

  领导又打电话找小蔡了解情况,小蔡正在气头上,一看是领导的电话,很决绝地挂断了。领导连打了几个,小蔡都没有接。据说,领导摇了半天头,说:“这孩子,年纪轻轻的,咋挑三拣四的,多干点活能累到了?”

  我看小蔡实在闹得不像话,好意去劝她,手刚拍上她的肩,她猛地一抖,一句“别猫哭耗子假惺惺”噎得我老脸没处搁。嘴上说,这孩子,气头上没法沟通。心里想的是,演讲比赛又快到了,看来还得老黄瓜去刷绿漆了。

  小蔡一哭成名。不久,整个系统都知道了,新来的小蔡,不服从工作安排,怼天怼地怼同事,拈轻怕重,牢骚满腹。那段时间,我们领导每次去局里开会,都会被调侃,当初抢得比谁都欢,现在砸手里了吧?

  第二年,单位又来了一个年轻人,小刘。有了小蔡的前车之鉴,各个办公室宁可加班,也不想加人了。最后,还是尹姐主动提出到她那儿,她实在是忙得焦头烂额。

  尹姐很快发现,小刘和小蔡不一样。这姑娘人勤快,嘴巴也甜,脸上自带三分笑,见着可亲。爱学习,不懂就问。她爱学,尹姐也乐意教,不久她就能独立审核案子了。有了小刘,尹姐省了不少心,单位的案子办结率高,成了局里的示范点。

  其他办公室忙的时候,领导安排小刘去帮忙,她也脆生生答应,从不抱怨这不是自己分内的事。像我们这种单位,技术含量也不高,都是手里眼里的活,只要用心,就能胜任。小刘渐渐如鱼得水,各项工作都能做得又快又好。

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小蔡再也没有任何优势。年终,和她同龄的小刘被局机关点名要走。

  小刘走后,小蔡工作踏实多了。她很后悔。如果可以重来,她会选择另一种处理方式。好在她还年轻,摔着摔着跟头,或许就变聪明了。

  韩贝贝的大班椅

  ◎刘吴瑛

  韩贝贝又说,刚报了个远程教育学习班,可以和销售大师在线交流……末了,她一本正经教育我:“当今社会,学习就是进步,不学习就是退步……

  一年前,韩贝贝升职了,某公司销售经理。

  记得那天下班去找她,一屋子人正在开会,韩贝贝坐在一把高高的大班椅上。我隔着窗子冲她摆摆手,孰料她一脸冷漠努努嘴,言下之意:“没看到我正忙着吗?”

  要是平时我早就嗤之以鼻了,那天好容易忍住了。韩贝贝娇小玲珑,不到一米五,平时逛街累了,我总是把手搭在她的肩上。此时看她高倨于大班椅之上,再加上利落短发和西服套裙,莫名多出几分距离感。

  等到韩贝贝开完会,屋里人鱼贯而出,已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。

  一进屋,我就啧啧称叹。宽敞明亮的办公室,大班椅尤其气派,比周遭的椅子高了10多公分。韩贝贝坐在大班椅上,只是开会时的凌利不见了,代之一脸疲惫。

  “真有派头啊,就差脑门子写个‘王’字……”我戏谑着说。

  韩贝贝扑哧一笑,感慨地说:“你不知道,坐这个位子有多难!”

  “难?可是谁都想坐啊!”

  韩贝贝自顾自说:“销售额要翻一番儿,业务员各怀心思,你有几分能耐?”说着,长叹一口气,从大班椅上下来,坐在旁边的一把小椅子上,蜷起身子。

  干脆,我坐上去试试。噢,果然视野开阔,舍我其谁? “感觉自己值钱了。”我真心感叹。

  韩贝贝笑了,眼睛弯弯。她不会跟下属这样笑吧?

  “可是并不舒服啊!”我在心里嘀咕,两只脚悬空,有点不稳。我又看看她脚上的“恨天高”,“这也是你的职场利器?”

  “没有自信,只能在外表上狐假虎威啦。”韩贝贝喝一口水,继续说,“下属们都挺年轻,各有所长。有个名牌大学毕业,仿佛金刚罩附体,谁也不服;还有个能力超群,可是心思活跃,三天两头弄出个幺蛾子……一句话,得镇住他们。”

  “当了领导,想法果然不一样啊?” 我奇怪,“有段时间不是把你高高挂起吗?”

  “是啊,闲了有半年时间,开始还感觉挺好的,工资也不少,每天都优哉游哉的。可时间一长,心里慌啊,这么混下去就完了,于是低声下气找活干,跳槽的心思都有了,没想到这次竟提拔了我……”

  “那是磨练你,压压你的傲气?”

  韩贝贝苦笑,“如果我不是到处找活干,没准就开了我。”

  “现在好了,你也跻身领导层啦。”

  韩贝贝长吁一口气,“别人看来风光无限,其实真的难,方方面面的压力都来了,又要管人又要做事,以前总在背后骂领导,现在理解了。”说罢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我提议休息天放松放松,韩贝贝拨浪鼓似的摇头,“他们把方案都报上来了,我得好好看看,再查查资料,如果问题说不到点子上,这些小年轻才不服呢……”

  韩贝贝又说,刚报了个远程教育学习班,可以和销售大师在线交流……末了,她一本正经教育我:“当今社会,学习就是进步,不学习就是退步……”

  “这也太忙啦!”

  “总比闲着强。” 韩贝贝一脸认真。

  转眼间,一年过去了,这天又去找韩贝贝。一屋人正在开会,韩贝贝谈笑风生。奇怪,她没坐在高高的大班椅上,谁坐呢?一位带着书卷气的年轻人。

  他们开完会了,我低声问韩贝贝,“你被撤啦?”

  “没有,去年销售额翻了一番儿还多。”韩贝贝笑呵呵说。

  “那坐在大班椅上的是谁?”

  “新来的,他一见客户就哆嗦。”

  嘿,真有一套。

  一次没有面试的应聘

  ◎美丽羔羊

  说实话,我也想走,我也看不惯这样不尊重人的单位,但想一想,既然等了这么久,还是会会那位主考官的尊容吧

  大学四年,因为家境的原因,我常常要四处打点儿零工,以便维持生计,所以假期很少回家。

  大三那年的暑假,我照例出去找工作,可是,跑了好几个地方,都碰了壁,不是人家嫌我没工作经验,就是在意我还是个学生,做不长。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,面对着空空的钱袋和辘辘的饥肠,心情烦躁无比。

  后来,一个朋友知道了情况,给我提供了一条招工信息。一家小报社招聘暑期学生校对,虽然是夜班,很辛苦,但待遇还不错。我想也没想就去了。

  是个礼拜天,尽管我赶了个大早,但还是有点晚了。报社走廊里已经站满了前来应聘的人,看样子都是大学生,一个个表情肃穆,如临大敌,目光偶尔碰在一起,也是迅速地跳开,因为谁都知道,面前站着的,都是自己的对手。

  上午八点的时候,一个自称报社人事处的女工作人员走过来,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份应聘表。大家纷纷掏出笔,趴在走廊的椅子上填起来。我发现,交表的时候,很多人还交了一份自带的简历,那些花花绿绿的简历,印刷精美,厚厚的像是一本本图书。只有我空着两只手,什么也没有。

  材料交上去后,女工作人员把我们领进了一间宽大的办公室,告诉我们,在那里等候编辑部主任的面试。

  坐在沙发上,心里忐忐忑忑的,看看大家,屁股上都像是长了刺,来来回回地折腾着身子。没有人说话,屋子里寂静得有些怕人,有几个学生掏出了烟,看看墙上“禁止吸烟”的标语,又都缩回去了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除了高考,我还没有尝过这种等待的滋味,一颗心放在油锅里,煎熬似的难受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面试的人员还没有出现。其间,那个人事处的女工作人员进来了一次,给我们每个人倒了一杯水,告诉我们:“主任正在开会,请大家再等一会儿。”然后就走了。

  喝水声,咳嗽声,墙上的挂钟声……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,还是没有人来。人群开始出现躁动,几个学生在屋子里来回踱着,嘴里小声地嘟囔着什么。我也一样,心情也开始变得烦躁。

  时针指向十一点的时候,开始有人收拾东西出门了,我听到了摔门的声音,一声接着一声,弄得人心里颤颤的。说实话,我也想走,我也看不惯这样不尊重人的单位,但想一想,既然等了这么久,还是会会那位主考官的尊容吧。

  将近十二点的时候,一屋子的人几乎走空了,看了看,只剩下两个人,还有一个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,看上去很精干的年轻人。和我不同的是,他坐的姿势比我要舒适,整个身子偎在沙发里,面无表情地盯着墙上的挂钟,大概也在数时间吧?

  “你也是来应聘的吧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我想通过聊天来打发这令人难堪的寂寞。

  “不是。”他扭过头看了我一眼,小声地说。

  “不是来应聘的?那你在这儿等什么呢?”我惊讶地望着他。

  “你觉得做一个校对员需要具备什么条件?”他没有回答我,兀自反问道。

  “嗯,细心。”我说,想了想,又补充道,“当然,还有一点也很重要,就是要有耐心。”

  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“恭喜你,你被录取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我的脑子一时没有转过弯来。

  “噢,忘了告诉你了,我就是这个报社的编辑部主任,这次面试的主考官。”他笑了笑说。

  我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……

  就这样,我鬼使神差地在那家报社留了下来,开始了大学生涯中最辛苦也最快乐的一段打工时光。

  辞职辞出贵人了

  ◎马海霞

  大M那天也有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气,仿佛明日冲到单位,辞职书就是尚方宝剑,上可打昏君,下可打佞臣

  大M打算辞职,我们都支持,他那个单位小人太多,老板耳朵根儿软,大M为人又过于正直,不会阿谀奉承溜须拍马,自然在被排挤之列。不仅能力得不到施展,而且还时常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,被老板不待见,一直坐冷板凳。

  大M是我高中同学,上学时妥妥的学霸,毕业后因父母身体原因不得不放弃一线城市工作,折回家乡发展。

  大M在车间干了三年流水线工人,因单位急需他所学专业的人才,才被调到技术部工作。出了成绩是领导的,出了问题他顶着,大M每天看着经理在他面前指手画脚,便想拍案而起,大吼一声:爷不伺候了!然,还没找到合适工作之前只能忍气吞声,权当卧薪尝胆。

  大M三十岁生日,请我们吃饭,几杯小酒下肚,他说他要辞职,因为看透了在单位干到退休也不会有太大发展,窝囊一阵子可以,但人不能窝囊一辈子,这些年,他也积攒了一点儿资金,打算辞职自己干。

  那天晚上,借着酒劲儿,我们给大M出了一打辞职解气版本,主题都离不开,要辞职了,该和老东家好好算算账了,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,反正从此路人,谁也不再怕谁。

  大M那天也有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气,仿佛明日冲到单位,辞职书就是尚方宝剑,上可打昏君,下可打佞臣。

  可大M翌日刚到单位,就被单位老司机拦住叙旧,老司机知道他要辞职的事儿,这些年他在单位受的委屈他也都知道,但老司机告诉大M:辞职是门学问,也是最见一个人情商和人品的时候。建议他好好策划一下,如何在最后时刻让老总认识到他的优点并刮目相看,他还悄悄告诉大M,前段时间单位一位临时工被辞退,老总感觉过意不去,还送他一个红包呢。

  大M听完,迅速更改了辞职流程,先跑到老总办公室,原来他每次来这里都是挨老总批,这次不同了,他进门还没等老总反应过来,便开启了感恩模式,多谢领导多年关爱,但碍于家庭压力,不得已辞职。这番话说得老总激动之情挂满了脸,起身亲自给大M端茶倒水。老总这个举动,让大M没有想到,仿佛从接过水杯那刻起,面前这位令他又恨又怕的老总瞬间变成了朋友。

  那天,大M和老总打开心扉聊了很久,老总也走进了大M的内心世界,看到了他身上的闪光点,最后竟然开启了挽留模式,大有给大M升官加爵的意思。大M最后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诚恳地对老总说,他可以再干一段时间,直至单位找到合适的交接他工作的员工,并义务带其到完全熟悉胜任工作为止。

  大M说到做到,把自己所会的,多年来积累的经验都无偿奉献出来。这个举动连经理都连连称赞,破天荒在老总面前替他美言了几句。大M离开单位那天,财务科长递给他一个大红包。

  没想到,辞职后效应还不小。大M辞职后,自己开店,老总只要开车路过便进来坐坐,一来二往两人还成了朋友。大M生意走下坡路时,老总还三顾茅庐请他回原单位工作呢。虽然大M不吃回头草,但老总这份情谊却让他心生温暖。前年,大M自己开了家小工厂,老总也没少帮他。

  我们戏谑他,辞职辞出贵人了。大M感慨,老司机才是他的贵人呀,他在单位多年,摸清了老总脉搏,至于那个被辞退送红包的说法,是他骗我的。

  大M原单位老总耳根子软,心肠也软,他这个辞职“辞”出好朋友是个例。但辞职和离婚差不多,为逞一时之勇,撕破脸皮是最愚蠢的行为。既然要分手,就分得体体面面,留最好的一面给对方,优雅转身,江湖再见,才能亦是朋友。